位置:武岡人網首頁 > 武岡文學 > 羅建云的文學圈 > 小城舊事 > 羅建云最新作品《種火》,在《西非華文報》發表

羅建云最新作品《種火》,在《西非華文報》發表

作者:羅建云  |  2020/8/21 10:05:34
黃高遠點評:我們都有印象的,記得關鍵是頭天晚上,要把火好好種好,第二天早上,就可以吹燃?,F在想來,這還是個技術活!

羅建云最新作品《種火》,在《西非華文報》發表 

8月15日,從尼日利亞傳來消息,由東莞市瀟湘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總經理、東莞市比比印刷有限公司總公司、《瀟湘文化》主編羅建云撰寫的散文《種火》,在《西非華文報》第91期發表。據了解,《西非華文報》是中國投資發展促進會主管、華非通訊社主辦的一份面向非洲西部華人公開發行的報紙,系人民日報海外網尼日利亞合作站點,與孔子學院等眾多海外機構保持密切合作,在國際社會具有一定影響力。

 

種火 

文/羅建云

 

羅建云最新作品《種火》,在《西非華文報》發表

羅建云在萊茵河畔留影

 

人與火有著特殊的依存關系,甚至可說,沒有火便沒有人類的文明。早期人類取火,或源于自然山火,或源于鉆木取火,但你可能無法想像,到我出生的上世紀七十年代中葉,想要用火并不方便,得家家“種”。

種瓜種豆種水稻,我們見得多,但要種火,可說是稀奇事。如何種火呢?通常是做完飯菜或煮完豬食后,父母會在灶心放幾根不易燃燒的木棒與碳火伴在一起,再在木棒上方鋪層薄薄的柴灰。鋪柴灰看起來很簡單,其實是個技術活。需要確保木棒與碳火可以持續燃燒,又不能燃出明火。鋪多不行,可能人還未走,木棒燒完,火種便熄了;鋪少亦不行,燒出明火容易遭火災,那時家家戶戶均是吊腳樓,一個村寨燒完,也不要一刻鐘的功夫,這個閃失誰也負不起責任。只能找有經驗有父母或老人負責種火,不多不少,不薄不厚,便能把火種成功。要不,時間可能沒到,火種便熄滅了。通常早上種下午的火,下午種晚上的火,晚上種明天的火。而到用火時,只要輕輕掃去木棒上的灰,添幾片干枯的樹葉,幾根風干的茅草,用竹筒對著木棒吹,不用多久,火便態熊燃起。當然,有時也把火種滅了,不得不去別人家借?;蚰靡桓景?,或取一把竹片,或舉一盞油燈,看誰家生火便去誰家借??傊?,得把火種借回來,才能做飯炒菜煮豬食,才能燒水取暖抗風寒。那時借東西容易,鄉里鄉親住在一起,沾親帶故,別說借火種,就是借口糧也不難。假如火種也不愿意借,往往容易被人在背后指桑罵槐,說長道短,弄得主人臉面全失??v使有啥想法,出于鄰居臉面,出于鄰里關系,十有八九會同意的。

有人也許會問,上世紀七十年代中葉真的那么窮嗎?買火柴,買打火機,老百姓能花幾個錢呢?打火機要多少錢,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父親五兄弟,開始只有太伢(方言,大伯)有打火機。使用時要在打火機內膽裝上汽油,在槽里裝上火石,然后使勁按齒輪,往返好幾次,棉簽上才能燃起微弱的火苗。后來,馬馬(方言,父輩最小的兄弟)從部隊退伍,帶回一個打火機,結實、耐用、好看,一按火就噴出來了,讓我們這些沒見過世面的農村娃高興好一陣子。如果說我老家落后,而在我家附近的大山上,還有更落后的,好些家庭仍用打火石,一塊石頭一塊鐵,使勁摩擦,以此取火。前些日子,我質疑鉆木取火,我想,這種火石生火是不是比鉆木取火更便捷呢?

那時火柴究竟多少錢一盒,我真不知道,經歷那個時代的人告訴我,好像兩分,好像五分,有錢未必能買到火柴,需要火柴票,不是想買就買的。老實說,我至少20年沒見過分幣了,角票也極少見到,要么是以百為單位的現金,要么是銀行卡,而今支付更方便,微信、支付寶,手機在手,一切解憂。但那時想花五分錢買一盒火柴,對絕大多數家庭來講,可能比在自己身上割一塊肉更舍不得。況且火柴質量不好,通常劃好幾根火柴頭才能把火點著。省吃儉用,勤儉節約,好不容易買盒火柴,噗呲噗呲劃幾下就沒了,大人心痛,小孩也心痛。

農村樹木多,漫山遍野有砍之不盡的干柴枯樹,成捆成捆擺到房前屋后,也能顯擺家庭地位的特殊。在我們老家,“柴”與“財”同音,房前屋后堆積的木柴越多,寓意財富越多。通常也是,越是富有的家庭,家里堆的木柴便越多。木柴是免費的,火柴是要錢的,而且不是輕易能買的,習慣了節約的父老鄉親便毫不猶豫地選擇多燒木柴種火,少買火柴取火。

平時種火失敗,去左右鄰居借,通常沒問題。要是正月初一去借火種,可能就麻煩了。在農村,火不單純只是火,而且賦予很多神話色彩、精神內涵。諸如大年三十種火失敗,大年初一火種滅了,常會認為得罪了神靈,來年運勢可能不好,恐遭報應。而火與柴又緊密聯系在一起,被喻為財富的像征。逢年過節,財不外借,柴也不外借,火種當然不外借了?;饎菖d旺意味家道興旺、財富興旺,而火種熄滅了,是家道敗落、財運喪失的兆頭,令人不寒而畏。

在我小時候,不管有錢沒錢,大年三十到正月初一,灶堂總會燒起熊熊大火,把老屋照得滿體通紅。父親說,火越旺,財越旺,期盼熊熊大火招引神靈,驅邪避災,好運連連。為避免種火失敗,通常是父親在灶堂生火,不到公雞打鳴,他不敢回房入睡。父親知道,只有公雞喔喔叫了,新年便來臨了,幸運的火種便真正傳遞到下一年了。當然,也有太陽升起后火種熄滅了,大人預感可能來年發生什么,但嘴上不會講,也不會讓小孩講,而是講吉利的話,喜慶的話,企圖用虔誠的心把神靈請回來。免受惡魔懲罰。

老家對面有戶劉姓人家,我叫主人太伢,是村小老師,教過我大哥二哥,在當地是響當當的富戶人家。在我還小的時候,聽大人講,他家火種連續十年不曾熄過。此事不知是真是假,總之,如果村里哪家種火種熄了,找他家借火種,準成。太伢是書生,平素端著書一邊看,一邊喝茶,在左右鄰居尚未脫貧的年代,他已經過起小資生活了。太伢也很有品味,每年春節請戲班子唱戲,少則三天三夜,多則五天五夜。那時文化活動少,能有戲看,可比現在慶典還熱鬧。十里八鄉的人往往拖兒帶女,背著板凳聚到他家背后的大草坪,一邊烤火,一邊嗑瓜子,一邊看大戲。如果火盆的火種熄了,去太伢家借,太娘通常會笑嘻嘻地說:“到屋里坐坐,喝口開水,暖暖身體,別凍著……”太伢太娘為人善良,從不與人臉紅,十里八鄉都夸他們是好人。也有人跟我講,說書成馬馬灶堂的火也從熄過,也許祖宗保佑,他退伍以后,做了大隊書記,在村里可是真正的實權人物,威風著嘞……

斗轉星移,到我讀小學,已是上世紀八十年代初,農村經濟逐步好轉,至少父親偶爾能買紙包糖給我吃了?;鸩襁@幾分錢能買的東西,便慢慢走進尋常百姓家。買得起火柴,誰還愿意沒完沒了燒柴種火呢?要知道,砍柴,挑柴,劈柴,堆柴,都是力氣活,走一趟可得流不少汗水。少燒一些自然可以省下不少體力,少流不少汗,種火這種傳承幾千年的保存火種方式便逐步消失了。前年我回鄉過年,發現父親也不熬夜種火了,很多家庭不到晚上十點,便進入夢鄉,連守歲這種傳統都不堅守了。唯有我仍保留守歲的習慣,零點報時不過,我不會上床睡覺。但種火真沒種了,在我生存的城市,用的是管道煤氣,沒有種火的條件,而老家常與哥嫂過年,他們不種,我也不好意思種。只是期望保留這種儀式或傳承這種文化,一家人圍在灶堂邊,邊烤火,邊聊天,其樂融融,何不美哉?

傳統種火幾乎沒有了,但新的種火又來了。諸如近些年的奧運圣火,種火遠比我們小時候難,需要與高科技結合,才能跨過海洋,翻越高山,潛入大海,升入太空。此時的種火便成為人類征服自然的科技動力,成為古老文明續寫傳奇的新符號。


羅建云最新作品《種火》,在《西非華文報》發表

羅建云最新作品《種火》,在《西非華文報》發表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關注武岡人網微信公眾號

關注武岡人網公眾平臺

熱門評論
2020/8/21 10:10:000
我們都有印象的,記得關鍵是頭天晚上,要把火好好種好,第二天早上,就可以吹燃?,F在想來,這還是個技術活!
2020/8/21 16:51:310
這個有意思,哈哈!
2020/8/23 12:37:480
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應該早有取火的工具了,記得是叫"洞囗火柴''的小方盒子,一根小小的木棒一端粘上一點點火藥團,火柴盒外兩側也粘上一小塊薄薄火藥皮,二者相互劃擦即可生火.
網友評論按相關要求,回帖需審核,我們將以最快速度審核您的回帖。
免責聲明:本站資料除作者特別聲明原創之外,其他均來自網上,若侵犯你的權益請告知,本站獲通知后將立即刪除!
Copyright © 2006-2020 武岡人網   法律顧問:北大律師周君紅   ICP證:湘ICP備12002894號-1  
山西快乐十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