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武岡人網首頁 > 武岡文學 > 曹潺觀察的文學圈 > 小城舊事 > 武岡密碼之二十二 結扎與騸匠

武岡密碼之二十二 結扎與騸匠

作者:曹潺觀察  |  2020/9/4 10:49:16

武岡密碼之二十二  結扎與騸匠

鰲山街永遠濕漉漉的,寂寞古豪華,烏衣日又斜,秋陽隨秋雨打進潘家院子的小巷,天地間有了一種濃郁的煙火之氣。相比古城其它頑強生長的院落,潘家院子顯得高大許多,堂屋前的兩根頂梁柱比起縣衙的獅子座不見得小,小孩兩臂難得合抱。潘家院子庭院頗大,天井鵝卵石鋪就,擺成陰陽八卦,繞天井四周用青條石圍成一個長方形,青條石比鵝卵石的天井高出八寸,抬頭,可見木架青瓦的檐口,長方形般直垂天井的四周,附青條石生就的排水溝,一到秋雨連綿的季節,總是濕漉漉的,落葉雜草浸泡水里,條石壁爬滿密密麻麻的苔蘚,顯出古城歷史的經久來。       

武岡密碼之二十二  結扎與騸匠

中國的大門1978艱難推開,960萬平方公里被美蘇圍得鐵桶一般,切斷中國與世界的經濟交流。大門一開,中國的勞動力嚴重過剩,便有82年的計劃生育。

老蓋在部隊當兵四年,養了四年豬,豬養久了,變成了畜醫,成了精。老蓋從厭惡養豬,到喜歡養豬,到給豬治病,最后到嫻熟騸豬,行云流水,一氣呵成。黃家三小姐并不知曉,只曉得老蓋是軍人,是“學雷鋒標兵”,卻不知老蓋那時,打靶幾乎與8環無緣,養豬卻成了標兵。人生有時帶點幽默,帶點神奇。但嫁給軍人,在當時榮耀無比,只不過老蓋接了天蓬元帥的腳,三小姐悔之晚也。

潘家院子的五千金,在青條石的鰲山街名頭不小,鄰家小妹,個個出水芙蓉。黃家三小姐,更是出落得水蜜桃般,是男人都會動凡心。而此時的小姐姐,心里全是軍人老蓋,沒有縫隙給別的男人。老蓋轉業那年,架不住三小姐上部隊瞧瞧的請求,去了,方知老蓋手下原本是一群八戒,心里即使有疙瘩,最終也只有認了。她可不敢讓鰲山街的人知道老蓋當兵四年養豬四年。       

武岡密碼之二十二  結扎與騸匠

雙手劈開生死路,一刀斬斷是非根。朱元璋只說,老蓋卻做,且做了一輩子。

有一次,三小姐看到老蓋單腿壓著小豬脖頸,一只手提一后腿,用把鋒利的裁紙刀切開兩只睪丸的皮膚和白膜,將其中一粒睪丸擠出,將精索和血管拉斷。豬嘶破喉嚨的叫,看得三小姐三天沒進食。

至于騸雞,更不在老蓋話下,一把小尖刀,割開雞下部,一個比挖耳勺略大的勺,伸進去,轉兩圈,兩粒黃豆大的東西便滾了出來。

三小姐看得心驚肉跳。

記得小時候,外婆見男人女人氣力差氣血虧,總勸人買騸雞公,燉桂元抑或天麻,可滋陰助陽。后來,才知道,豬呀雞呀,騸了,便一味傻長,肆無忌憚的長,且肉質鮮美。

82年始講計劃生育,83年老蓋沒有與三小姐商量,自己上醫院做了結扎手術,破壞了自己的輸精管。他覺得,自己騸了無數的豬與雞,就算自己謝罪吧,這刀,自己挨,沒有讓三小姐挨的道理。

那時,為了響應計劃生育,夫妻倆必須有一人結扎,那時,電視機是稀罕物,黑夜來臨,男女上床,造人便顯得順理成章,只有一方結扎,才絕后患。

人上了年紀,對家鄉的那份追戀,揮之不去。江山信美,終非吾土,問何日是歸年?記憶里那座水秀沙明的石頭城,影子變得愈發清晰。古城并不只老蓋有這手藝,也不乏專門的騸匠。騸匠行走江湖,一刀一勺被黑布囫圇包了,便可四處混飯了。       

武岡密碼之二十二  結扎與騸匠

只是鰲山街仍舊,潘家院子里的黃家五千金與老蓋,硬生生四十年沒見了。記憶里,三小姐取老井水,洗了秀絲,上了木結構的二樓,遠望,可見森然的宣風樓,以及文廟那棵千年老杏。還有,院后探過頭來的那盛開的桃花,挑釁似的,賊閃著詭異的眼,仿佛一切都是命中注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關注武岡人網微信公眾號

關注武岡人網公眾平臺

熱門評論
網友評論按相關要求,回帖需審核,我們將以最快速度審核您的回帖。
免責聲明:本站資料除作者特別聲明原創之外,其他均來自網上,若侵犯你的權益請告知,本站獲通知后將立即刪除!
Copyright © 2006-2020 武岡人網   法律顧問:北大律師周君紅   ICP證:湘ICP備12002894號-1  
山西快乐十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