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老爺

作者:水云生  |  2020/9/16 8:44:43



滿老爺

水云生·舊時光
系列故事

滿老爺


外公是他母親于河邊浣紗時所生,八字先生給他取名水生。他十歲喪父,留下他和七個姐姐,由外祖婆一手拉扯長大。外公最小,自然被寵,大家喊他“滿老爺”。雖為獨苗,但是十八歲那年,也被抓去國民黨部隊當了壯丁。


1948年正月,一個大雪飄飛的夜晚,腳穿草鞋,衣衫襤褸的“滿老爺”偷偷回到了安心觀。老實本分的外公從崩分離析的部隊逃回來了,全家人高興得熱淚盈眶。


滿老爺命大,沒吃炮子,算是撿回了一條性命。殘酷的戰爭卻使他心靈受了重創,原本活泛的年輕伢子,經過十年戰爭摧殘,變得遲鈍而更加沉默寡言起來。滿臉的絡腮胡子,三十歲不到,看起來就已老氣橫秋。


終究是“逃”回來的,為了避嫌,外公翻過云山坳上到城步深居簡出,做些砍毛竹、浸竹造紙的粗活。由于家庭人口多,經濟極為拮據,當外祖婆托人來給他說媒時,外公不假思索就接受了二嫁的外婆。


外婆離開了羅家,從米籮又跳回糠籮里。盡管這里的條件比吳家差的十倍百倍,但是久經磨難的她,也算是找到了一個真正可以依靠的男人。這里離她娘家也近,跨過一條壟,淌過石門河就到了。她感受到了一丁點兒家的溫暖。但這種溫暖來得快也去的太快。


1949年農歷8月,共和國成立前夕,外婆在一間低矮的木瓦房里產下了我的母親。但母親的誕生并沒有給家庭帶來歡樂,反而成為愚昧的外祖婆認為家門不幸的罪魁禍首。


外祖婆沒文化,“滿老爺”也大字不識一斗,孝心十足的他也跟著重男輕女,她們娘倆對坐月子的外婆不理不睬,也沒正眼看過母親一眼。

滿老爺

滿老爺


營養跟不上,外婆未出月子,嗷嗷待哺的母親就缺奶水,幼小的母親在娘肚子里就發育不良,看上去像一只面黃肌瘦的病貓,連哭的力氣都沒有。很多可憐外婆的鄰居都說這個孩子只怕養不大了,建議“滿老爺”去壟里撈些魚回來煲湯給外婆喝。外公去了一次,卻被外祖婆罵了一頓,便再也不去。


外婆暗自悲傷,淚往心里流。剛出月子,她就每天背著母親去石門河(鯉魚江)里撈魚。就是靠這河里來的魚湯,救活了母親。母親,在外婆的悉心照料下,一天天長大,能走路了,會叫人了,外祖婆依然不聞不問,形同陌路?!皾M老爺”也十天半個月不回家一趟。他但凡回家一趟,與外祖婆吃飯的時間多,誰也很難看到他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歲月無情,但親情難分,盡管封建思想禁錮著人們,隨著時光的流逝,花開花謝,母親也逐漸感受到了來自父親的愛。


母親兩歲左右的時候,那個無情的外祖婆死了?!皾M老爺”外公心里來自他娘老子的壓力終于解除,他如釋重負。母親長得乖巧,嘴巴子清甜,天天爹爹長、爹爹短的叫個不停?!皾M老爺”外公的臉上終于可以看到淡淡的笑容。


母親四歲以后,“滿老爺”外公得了一種奇怪的哮喘病,做不得重功夫,只好向管事的求情,回到村頭的造紙廠抄紙。母親帶著她的弟弟常常跟在外公屁股后面,去到村頭的阿婆廟里,看他抄紙。

滿老爺

滿老爺


抄紙是傳統造紙術的最后一道工序。要從一沓厚厚的濕紙磚上撕下一張張薄紙,貼在墻面上晾曬。外公教會母親撕紙的方法,母親也樂于做撕紙的工作,父女倆從此找到了內心交流的默契點。


“滿老爺”外公不善言辭,雖然總是在母親和舅舅頑皮的時候罵她們兩句“鬼崽崽”,但從未打過她們。母親心里知道,外公也一定是愛著自己的。


然而,“滿老爺”外公才50出頭就去世了。他得了肺結核病,是長期在山里砍毛竹,拖毛竹,在冰冷的巖水里泡毛竹、踩毛竹落下的病根,他咳起來驚天動地,晚上全院子的人都聽得到。一天夜晚,他獨自一人爬到他出生的江邊,直到他把自己的血咯完,咽下了最后一口氣。

 


原創作品,未經作者本人同意,請勿轉載。

配圖來自網絡,向原作者致謝!

別出心裁  一心為您 兩擔谷送禮·倍有面子

滿老爺

▲點擊圖片有驚喜

另誠聘營業員,業務員,

小程序后臺維護、客服各2名,

有意者請速與水云生聯系

電話:18975484006(微信同號)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關注武岡人網微信公眾號

關注武岡人網公眾平臺

熱門評論
網友評論按相關要求,回帖需審核,我們將以最快速度審核您的回帖。
免責聲明:本站資料除作者特別聲明原創之外,其他均來自網上,若侵犯你的權益請告知,本站獲通知后將立即刪除!
Copyright © 2006-2020 武岡人網   法律顧問:北大律師周君紅   ICP證:湘ICP備12002894號-1  
山西快乐十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