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武岡人網首頁 > 武岡文學 > 羅建云的文學圈 > 他鄉風塵 > 拜訪陳金東博士

拜訪陳金東博士

作者:羅建云  |  2020/9/16 18:04:18

拜訪陳金東博士

陳金東博士與博士女兒在合影

人物簡介】陳金東,男,湖南隆回人。1987年畢業于蘭州大學生物系生化專業,獲學士學位;1990年畢業于東南大學醫學院醫學遺傳學專業,獲碩士學位;2000年畢業于瑞典卡羅林斯卡學院分子醫學系醫學遺傳學與癌癥分子生物學專業, 獲博士學位;2003年從美國密西根州汪安德研究院博士后出站。長期從事腎癌抑癌基因克隆和建立敲基因小鼠模型及進行腎癌發生機制及治療的研究,建立的腫瘤抑制基因FLCN等5個基因敲除小鼠模型,其中Sglt2-Cre介導的腎近曲小管基因敲除小鼠模型是世界上第一個能夠長多種實體性腎腫瘤的小鼠模型,也是唯一一個能展示腫瘤發生、發展過程的腎腫瘤小鼠模型。

文/羅建云

陳金東是貨真價實的教授,可我一直叫他博士,叫習慣了,寫這篇文章,我自然也用博士相稱。

與陳博士相識,實屬偶然。有次,我去貴州考察,在高鐵上,有位著裝紳士、散發濃郁文化人氣質的大哥坐在我身邊,似是中國高等學府的學者,又像海外歸來的華僑。怕認錯了,先用英語問候。陳博士說他懂中文,剛從美國回來,回老家看看。我問他老家是哪里?他說“隆回”。聽到“隆回”兩個字,我來了勁,便一起聊,讓陳博士也知道我是隆回人,只因高考敗北,南下打工,由漂泊者變成創業者。臨近下車,我們相互加了微信,留了手機號碼。他約我去美國旅游,去他位于五大湖區的農場看看,伸手可以觸摸浮云,傾耳可以聽到鳥的叫聲,還有小松鼠來家里光顧……

很多人說,不要與陌生人說話。高鐵之別后,我們常在微信上聯絡。隨著了解的深入,我才知道他當年高考成績上了北大清華線,只是當年先填志愿后出成績,在班主任陳昌合的建議下,他選擇去河西走廊的蘭州大學讀書,那是1983年。1990年,他以優異成績從長江之濱的東南大學醫學院碩士研究生畢業。出國前,他是優秀教師標兵,部級尖子培養人才,曾是中國人類基因組計劃的第一批成員,當時歸屬還在上海任職的陳竺院士南方組。陳博士的博士則是在諾貝爾獎的故鄉瑞典卡羅林斯卡學院讀的,系主任是諾貝爾醫學獎的評委。他后來去美國工作,也是導師及系主任寫的推薦信,使他有機會在世界頂尖的高校與科研機構供職。

拜訪陳金東博士

陳金東博士近照

陳博士曾是美國羅切斯特大學腎癌研究中心主任,已有三十多年從事人類遺傳疾病和癌癥分子生物學的研究經驗,長期從事腎癌抑癌基因克隆和建立敲基因小鼠模型及進行腎癌發生機制及治療的研究,建立的腫瘤抑制基因FLCN等5個基因敲除小鼠模型,其中Sglt2-Cre介導的腎近曲小管基因敲除小鼠模型是世界上第一個能夠長多種實體性腎腫瘤的小鼠模型,也是唯一一個能展示腫瘤發生、發展過程的腎腫瘤小鼠模型。目前,他在國內外等頂級期刊發表論文100余篇,并參與編輯出版了《人類遺傳學概論》《Renal Tumor》《Colorectal Cancer》等書。

陳博士其實也曾打算回國發展,國內也有院士朋友推薦,他也有為祖國醫學發展干一番事業的情懷??赡挲g成了入選絕大多數頂級高校特聘人才的攔路虎。當時,他42歲,國家說人才引進45歲以下,而用人單位往往要求40歲以下。幾番折騰,索性選擇在美國繼續發展,最終加入美國國籍。

四年前,在同行好友的建議和邀請下,辭去美國工作,背著行囊,又踏上祖國的土地。這次,他是帶著使命和激情回來創業的,想和朋友創建全球第一家抗癌癥轉移藥物的研發公司。由于90%的癌癥病人死亡是因癌細胞轉移/擴散所致,而目前醫藥市場上卻沒有專門抗癌癥轉移藥物,也沒有一家公司專注于抗癌癥轉移藥物的研發。很多病人在就診時已經是癌癥中晚期了,也就是癌癥已經擴散轉移了,缺乏抗癌癥轉移藥物,治愈率自然很低。當然,抗癌癥轉移藥物的研發就成了提高癌癥病人治愈率的關鍵。陳博士正是帶著這一使命回到了祖國廣州,與同行并肩作戰,勵志研發抗癌癥轉移藥物,挽救更多生命。

雖著華夏的衣裳、講華夏的語言,因為自己所持美國護照,而非以前大陸身份證,在熟悉的土地,衣食住行真不方便。陳博士笑言,“租房換房都得去派去所登記,又因為沒有身份證,買火車票要提前排隊取票,滴滴打車等凡是需要身份證注冊的都被拒之門外……”

雖有各種不便,但他沒有放棄。他與朋友在廣州科學城租了研究室,注冊成立生物醫藥科技公司。陳博士依舊領銜研究抑制癌癥細胞轉移藥物的研發,兩三年下來,他們團隊已經建成了抗癌癥轉移藥物的體外細胞篩選平臺,隨后又建立了幾個體內小鼠篩選和驗證模型。目前已經篩選了三個藥庫共約15000個化合物,獲得了41個獲選藥物。目前幾個候選藥物正處于小白鼠實驗階段,如果動物試驗成功,等數據充分了,就可申請進入臨床試驗。癌癥藥物研究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一步一步對藥物進行層層篩選,能夠通過動物試驗的藥物寥寥無幾,而能通過人體臨床實驗的更是萬里挑一。時間通常八至十年,花費也特別驚人,通常八至十億。他現在的公司屬于民營企業,國家注入資金的可能性不大,唯一的途經是融資。生物醫藥很難立桿見影,很多投資客沒有足夠的耐心,也沒有必勝的把握。為了融資,陳博士長長嘆了一口氣……

國內雖有很多不足,但百業待興,尤其是高科技領域有國家政策支持,有志者均有機會創業。而美國等西方發達國家,行業高度壟斷,老百姓創業難度相當大。陳博士語重心強地說,應珍惜這種機會,只有像他一樣在世界不同的國家工作過,反而感覺國內很多制度其實很好的。

窗外下著淅淅的小雨,不時打到玻璃上,嗶啵作響。濛濛朧朧的煙霧圍繞著廣州科學城,像霧像雨又像風。伴隨我們的輕聲細語,似乎是在與上蒼對話。陳博士陪我到實驗室參觀,介紹實驗規則與流程,講解小白鼠的妙用,堪稱惟妙惟肖,我卻感覺在聽天書。不怕大家笑話,文人與科學家在一起,再好的聲音其實也難產生共鳴,而我倆人,能聊幾個小時,算是遇到知音了。

我約陳博士來東莞指導,回故鄉看看,一起聊聊鄉音,聚聚鄉情,為年輕的學子講講海外的經歷。他答應了,答應回千里之外的故鄉去走走,來百里之外的東莞看我這位懷揣夢想的老鄉……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關注武岡人網微信公眾號

關注武岡人網公眾平臺

熱門評論
網友評論按相關要求,回帖需審核,我們將以最快速度審核您的回帖。
免責聲明:本站資料除作者特別聲明原創之外,其他均來自網上,若侵犯你的權益請告知,本站獲通知后將立即刪除!
Copyright © 2006-2020 武岡人網   法律顧問:北大律師周君紅   ICP證:湘ICP備12002894號-1  
山西快乐十分视频